我们的服务


商法规定了如何成立和经营企业,包括如何开始,购买,管理和关闭或出售任何类型的企业。因此常见商业纠纷主要表现在股权分配,知识产权,商业租赁,劳动雇佣等方面。为此澳法评的作者们撰写了连锁加盟,委托授权,公司清算,知识产权保护,租赁暂定协议,劳资纠纷等文章帮助读者深度了解商法。

疫情举措下,雇佣双方如何应对?| 澳洲人力常务董事建议

2020.04.08 | | #吴芳

关于此文的更多问题,欢迎联系小编微信(Auslawreview01)获得获得澳洲(昆士兰州布里斯班)领先华人律师团队的法律建议。

前几天跟大家简单分析了如果疫情越来越严重,中小型生意的业主对于如何处理雇佣关系有哪些选择。本来只是想看看能不能为咱们华人社区的生意和华人的生计贡献一份微薄之力,毕竟各行各业都有着联系,一损俱损,只有大家携手互助才能度过难关,不想竟得到不少正面的反馈和鼓励,所以打算下周抽时间再具体分别写写疫情影响下一些具体的问题雇主和雇员应该怎么一起协同解决。

可是今晚(2020年3月22日)看到新闻里Scott Morrison宣布了第一阶段(Stage 1)的防疫举措

明天全澳所有的俱乐部(clubs)、夜店(pubs)、室内运动场馆(indoor sporting venues)、教堂(churches)、电影院(cinemas)、健身房(gyms),赌场(casinos),以及其他娱乐场所(entertainment venues)都必须停业。

我觉得一刻也不能等了,必须熬夜把跟今晚“官宣”相关的事宜先写出来,这样明天一早就可以和大家分享了。因为我知道不管是雇主还是雇员,听到这样的消息应该都会有各种担心,如果我能给大家哪怕是一点点指引的话,也算是回馈一直支持我的华人朋友及社区,以及一直支持宏泰保险(RED BROKING INSURANCE)和宏泰人力(RED BROKING HR)的华人业主了。

时间紧迫,现已接近午夜,我就不顾文笔、直奔主题了:

1.先来说说受到政府第一阶段(Stage 1)抗疫举措影响的雇主们

上一篇文章提到过如果雇主要求雇员在一段时间内停工停薪(standing down)的话,澳洲法律(Fair Work Act 2009 section 524)有着严格的要求。那么具体到现在疫情的影响和政府出台的新举措,出现下面这些情况的生意已经符合暂时停工停薪(standing down)的要求了:

1) 政府强制要求关闭的生意,且这些生意的员工无法在其他场所完成日常工作,也就是说员工没有办法在家工作,所以基本上第一阶段(Stage 1)列出的绝大部分生意都已经符合要求;

2) 如果一个生意的大部分员工都被目前政府的抗疫规定要求自我隔离,而剩下的小部分员工无法维持生意的正常运转,那么出现这种情况的生意也是符合要求的;

3) 因为供应链出现问题而导致生意必须暂时停摆,那么这并不是雇主造成的停工,而是上游供应商务无法供货导致生意暂时无法继续,这样的生意也是符合要求的;

那么除了要符合Fair Work Act 2009的规定以外,如果雇员所属的现代裁定协议(Modern Award)、企业协议(Enterprise Agreement)、 雇佣合同(Employment Contract)甚至是公司内部政策(Workplace Policy)对于Standing Down有额外或不同要求的话(比如要给多少通知期限、以什么形式通知,是否需要先征求员工意见等等),那么雇主还需要按照这些额外或不同的要求来执行。

从法律上讲,在Standing Down期间雇主是没有义务给员工支付薪酬的,但是员工可以继续照常累计法定假期。雇主也可以自愿给暂时停工的雇员发放部分或全部的薪资。当然了,雇主如果选择给停工的雇员发放部分或全部的薪资的话,必须要考虑以下几点:

首先雇主要考虑自己有没有经济能力停工不停薪;

然后雇主还要根据目前政府各个相关部门提供的疫情信息对疫情可能持续的时间做一个预判,并核算如果停工不停薪的话,财务方面可以坚持多久,自己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另外,雇主还要考虑疫情结束后的生意策略,尤其要考虑疫情结束后工作量是否还和以前一样,有没有可能疫情结束后因为引进新的策略、经济持续低迷等原因不再需要那么多雇员了。如果疫情结束后不再需要那么多雇员(比如引进科技代替人力、或者缩小经营范围等),那么雇主还要考虑哪些员工值得保留,哪些员工可能干脆裁员(redundancy)更合适,而不是暂时停工(standing down)。

( 扫码将澳洲法律中文指南装进口袋)

当然,被政府的第一阶段(Stage 1)抗疫举措影响的生意除了standing down之外还可以有以下其他选择:

1) 员工休假:

在符合澳洲国家雇佣标准体系(National Employment Standards)的前提下雇主可以要求part-time或full-time的员工休他们已经积攒的法定带薪假期,比如病假(sick leave)、年假(annual leave)、长期服务假(long service leave)等。如果这些假期休完之后疫情还没有结束,雇主的生意仍无法恢复正常的话,那还可以通过与员工进行良好沟通的方式以使得员工同意继续休不带薪假期(unpaid leave)一直到疫情结束生意恢复为止;

2) 裁员:

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情况下,雇主首先必须保证裁员是真实的裁员(Genuine Redundancy),而不是雇主假用裁员之名而非裁员之实来解雇员工(对于Genuine Redundancy的定义请参考Fair Work Act 2009 section 389)。然后雇主需要严格按照澳洲国家雇佣标准体系(National Employment Standards)以及员工所属的现代裁定协议(Modern Award)规定的方式及期限来给员工发送通知(具体请参照Fair Work Act 2009 section 117, 118,141),并须要按法律规定给员工支付遣散费(Redundancy Pay)(具体请参照Fair Work Act 2009 section 119)。裁员通知的期限和遣散费的具体数额往往根据员工连续工作时间的长短而不同,这个雇主可以通过在Fair Work官网上查找Notice and Redundancy Calculator来计算,但是如果雇主所在的企业有已登记的企业协议(registered agreement)且该协议对于裁员时通知期限和遣散费的标准更高的话,那么这个时候Fair Work官网上的Notice and Redundancy Calculator就不再适用了,而是须要按照registered agreement的规定来计算(具体请参照Fair Work 2009 section 118)。

如果雇主不得已真的必须要裁员的话,则须要支付被裁掉员工法定的遣散费。那么如果遇到该员工没有工作满12个月,或者雇主没有能力承担法定的遣散费,或者雇主给员工提供其他职位但员工不接受等情况呢?那么Fair Work Commission还是允许在按照法律规定的情况下酌情减少遣散费金额甚至免于支付遣散费(具体请参考Fair Work Act 2009 section 120, 121, 122)。

2. 现在再来谈谈这些受政府第一阶段(Stage 1)抗疫举措影响的员工们。

首先,如果这些员工是causal employees或者independent contractors,那么根据澳洲法律规定这些员工是没有带薪假期的,而且如果雇主需要解除雇佣合同或者服务合同的话,只需要按照合同规定即可,不需要支付遣散费或其他费用那么这些人的生计该如何维持呢,目前政府应对Coronavirus出台了一些暂时性的疫情补助政策(Coronavirus Supplement)从2020年4月27日开始政府将发放每两周$550澳元的补助给那些受到疫情影响且符合补助条件的人员,目前规定的发放期限是6个月。符合该项特殊额外补助的人员必须是已经接受或者新增的有条件接受以下政府现有补助的人员:

● JobSeeker Payment

● Sickness Allowance 

● Youth Allowance for jobseeker

● Parenting Payment Partnered

● Parenting Payment Single

● Partner Allowance

● Farm Household Allowance

除此之外,政府从4月27日起还会放宽申请以上这些补助的条件,简化收入申报的流程,并且出台一些其他针对目前疫情的补助政策,例如Crisis Payment、Two Economic Support Payments等等。

具体请查询以下链接或者致电Centrelink或到Centrelink Office进行咨询:

其次,对于part-time或者full-time的员工,如果能够和雇主本着互相理解互相扶持的原则进行良好沟通而达成以下共识的其中一项便是最好的结果:

● 休法定的带薪假;

● 法定带薪假休完之后,如果疫情还没结束,继续休不带薪假期;

● 暂时停工减薪或则停工不停薪;

但是part-time和full-time的员工如果被停工停薪影响生计,或者被裁员需要重新寻找新的工作,那么可以尝试申请前面所提到的政府补助。

除此之外,就在2020年3月25晚上9点澳洲联邦政府召开了第二次国家安全内阁会议。莫里森总理表示

2020对于澳洲人来说,

是极其艰难的一年。随后便颁布了第二阶段(Stage 2)的清单。

今天就先到谈到这儿吧。仓促之下成文,如有笔误或瑕疵恳请谅解。

接下来我还会再抽时间说说其他一些具体问题,比如没有被政府第一阶段(Stage 1)和第二阶段(Stage 2)抗疫举措关闭的生意该如何处理疫情带来的各种问题(比如员工或员工的家人被确诊后应该采取什么措施、员工在家工作需要具体如何操作以确保其健康和安全、员工在家工作该如何远程管理等),还有如果生意维持不下去需要申请破产清算的话又该如何处理员工的离职和薪资问题。

还是那句话,希望这些能够多多少少帮到大家,如果大家看完我的分享有任何问题或者需求,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我不是律师,简单的电话咨询或微信询问不会收费的,放心吧):

FEATURED ON

Helin Gao

5.0

Stephy王律师和林律师非常尽责。不会让你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回复你或者不接你电话。
Stephy and Huiming are very professional and responsible.
They are very responsive towards text, emails and phone calls. I will recommend them to all my friends and family.

Renee Auspac

5.0

和Huiming律师合作很愉快,每次都是有问必答,提供很多专业的建议,会继续推荐给身边需要的人!

rvycgko zjadfk

5.0

王海洋律师专业能力极强、尽职尽责。

赵劲杰

5.0

认识林汇铭律师多年,在他的带领下澳和团队展现出高水平的业务能力,丰富的经验以及严谨专注的职业态度;此外他们也积极服务社区,热心公益,是值得客户信赖的优质律所!

Rita Zhang

5.0

非常感谢Julius许律师下班后还给我提供法律咨询和非常专业的法律建议。

古波

5.0

熟知林律师多年!为人非常靠谱实在! 那么年轻就同时持有澳洲和中国的律师牌照,实在为我们布里斯班华人的骄傲!强烈推荐给各位朋友! ^_^

Tianer Mao

5.0

林律师整个团队非常的高效。强烈推荐!
负责和我对接的许律师非常耐心,针对我的case提出了许多中肯的建议,很好的维护了我的权益。
交给他们真的放心,好评好评

Yang Ayla

5.0

在与西方文化背景下的律师打交道会经常出现在下班后以及节假日联系不到律师的情况,造成很多困扰。

林律师虽然身在布里斯班但依旧可以做到即使再晚再忙也能及时回复真的很了不起,另一个值得夸赞的地方在于他可以为远程客户提供Zoom视频解释合同,把合同里的重要事项和时间都在解释时标注清楚并且之后还会为客户准备好需要注意的清单真的让人很安心。
专业的业务能力和贴心的服务态度让人不得不感叹澳洲竟然还有这样敬业努力还谦虚的律师和律所存在。

Xiaofan Zhou

5.0

Auslaw Partners 地理位置极佳,位于布里斯班CBD,中国银行楼上,电梯直达,非常方便客户。知道这个律所,是从林律师的澳洲法律评论公众号得知,说的都是与澳洲华人生活息息相关的法律问题,非常实用,贴近生活! 林律师眼光独到,能在叙述中,迅速找出需要解决的法律问题,找到突破口,帮我解决问题!

Tracey律师非常耐心,非常友善,能帮我快速安抚情绪,理清思路。Dan律师的移民签证业务老练,过硬,很快帮我解决后顾之忧。Tony律师专业知识过硬,不愧是是在澳有十多年律师经验的律师大拿。Stephy 律师在家庭法方面特别专业,快速帮我理清思路,找到最适合的法律救济。Jacky律师在property方面很有经验,帮我解决房产过户避免进坑。感谢Neil律师, Lisa律师和Julius律师在申请诉讼方面对我的帮助,在上诉出庭上,申请伤害理赔上,给了我足够的专业意见,帮我顺利解决问题。再次感谢所有律师,让我在异国他乡顺利解决法律问题!

周孝文

5.0

我是因为生意买卖接触到澳和律业,首先要赞一下林律师和许律师,责任心强,业务能力强,沟通方便,而且在非工作时间也能及时得到他们的帮助!

说实话,跟对方律师的对比才让我了解澳和律业的专业和优势。在整个合同处理过程中,相比较对方律师的懒散不严谨拖拉,林律师和许律师一直处理的非常专业及时。

真的,大律所值得信赖!

Auslaw Partners | 澳和律业

5.0
Based on 41 reviews Powered by

林佑佑

5.0

我最近向Auslaw的律师查询了有关就业问题的信息。林汇铭律师为我提供了清晰,详细的信息。中肯、實在,不花言巧語,思慮細密且表達清楚,且打電話都會回覆,是位值得信賴的好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