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服务


产权法主要是界定个人和企业的权利和责任,以及这些权利了和法律的交易和执行的法律。财产有两种类型:不动产和动产。因此常见不动产和动产纠纷主要表现在税务,产权交易,土地登记,抵押贷款,物业管理,财产分割等方面。为此澳法评作者们撰写了土地税,附加印花税,楼花合同,轻型开发,法人团体等文章帮助读者深入了解产权法。

重磅:澳为重开边境做准备 拟扩大技术移民 同时考虑“大赦”数万黑工 | 澳法评

2021.03.04 | | #

关于此文的更多问题,欢迎联系小编获得更多资讯:Auslawreview01,获得澳洲(昆士兰州布里斯班)华人律师团队的法律建议。

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被敦促快速扩大检疫能力,以便重新开始净海外移民。此际新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下降了61%以上。

联邦政府正在研究加强边境管制措施,并在可能于年底恢复国际旅行之前扩大技术移民计划。
据《澳大利亚人》报道,澳大利亚房地产理事会(Property Council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Ken Morrison 表示,该行业对联邦财政部的预测感到担忧,这些预测概述了海外移民的恢复可能不足,并对房产行业的前景造成长期影响。
总理莫里森表示,该委员会希望联邦政府解决长期的经济威胁,并就确保恢复移民水平尽快采取行动,最早会在HomeBuilder,JobKeeper和JobSeeker等疫情大流行的支持举措从下月起削减之前。
房地产行业发出警告之际,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ANU)发布数据显示,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持续下滑。
ANU东亚经济研究局局长Shiro Armstrong表示,去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约为10亿,其中包括房地产(4.61亿),采矿业(4.14亿)和制造业(1.53亿),低于2016年同期顶峰时的165亿。

2020年中国在澳直接投资下降了61%。
继在2019年下降47%之后,中国直接投资在2020年下降61%,是过去六年来最低的数字。
Armstrong博士说,去年86%的投资来自已经通过本地子公司在澳大利亚建立的中国企业。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2020年,即COVID-19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42%,“Armstrong博士说。“联合国的数据测算方法不同,但是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下降幅度更大。”
他说,尽管大流行病影响了外国投资,但这也与联邦政府对中国投资者进行更严格的审查有关。“联合国报告说,对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总额下降了46%,而对日本,中国,印度,以及例如瑞典和西班牙的一些发达国家的外国投资却增加了,对美国和英国的投资暴跌。”
联邦政府正在研究加强边境管制措施,并在可能于年底恢复国际旅行之前扩大技术移民计划。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已经把人口增长作为国家“重要的经济引擎”之一。
莫里森总理说,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已经把人口增长作为国家“重要的经济引擎”之一,这意味着重新开始海外净移民“现在必须成为当务之急”。
“对安全升级当前边境安排的任何失败或延误都可能破坏联邦预算的假设,并阻碍从这场健康和经济双重危机中恢复的机会,”莫里森表示。
“这并不意味着下周就会开放边界,而是意味着计划以COVID安全的方式稳步增加国际入境人数。”
他说,“澳大利亚拥有独特的机会,可以利用我们在大流行管理方面令人羡慕的声誉来吸引人才,商业和出口收入。我们可以通过安全地提前重启移民来抓住这一个机会。”
根据一项得到了众多国家党议员支持的计划,为了解决水果和蔬菜采摘工短缺的问题,澳洲境内数以万计的黑工有望获得合法签证,并且在正规经济中获得合理的报酬。

澳洲一些循规蹈矩的农场面临无工人可用的困境。
据《悉尼先驱晨报》报道,据学术界估计,澳洲目前有5万至10万非法移民,他们很多人都从事农场工,而且时薪低至3澳元。另一方面,某些循规蹈矩薪的农场却因为国境关闭,难以招到足够的工人。
对于给予黑民“大赦”或解决身份问题的签证,以同时解决黑工低薪以及合规农场招不到人两大难题的计划,国家党议员韦伯斯特(Anne Webste)、科纳汉(Pat Conaghan)、麦克马洪(Sam McMahon)以及德拉姆(Damian Drum)都表态支持。
持有维州边远选区马利(Mallee)的韦伯斯特议员称,在自己的选区里有很多农场主循规蹈矩,但也有一些人在剥削劳工,而且还在市场上以相同的价格销售产品,“这不公平也不合理”。

韦伯斯特(图右)认为给予黑民签证能让竞争环境更为公平。
她认为应该给予所有的黑民劳工获得工作签证的途径,让他们有机会在合法支薪的合规企业中工作,从而令竞争环境也变得更为公平。
在澳洲,无证工人通常持旅游、学生或人道主义签证通过合法途径来澳,但逾期居留或打工时长超过限制的人。因为语言障碍以及被无良中介所骗,某些人可能并未意识到自己在非法工作。

澳洲目前有5万至10万非法移民,他们很多人都从事农场工。
阿德莱德大学的学者Joanna Howe参与撰写的调查研究发现,在某些地区,有多达80%至90%的蔬果采摘工都是无证工人。因为地处偏远,当局想要捉拿并遣返他们并非易事。他称,曾有农场主向她坦白“如果我们将黑工撵走,那么会危机重重了。”
对于这项计划应该如何实施,包括这些通过大赦而获得签证的工人,最终能否获得永久居留权等,国家党内部的意见也并不统一。
联邦移民部长霍克(Alex Hawke)的办公室在被询问相关问题时,将问题转介到了内政部。内政部发言人则指出,给予无证工人申请签证的机会,可能会鼓励未来有更多人违反澳洲的移民法。该发言人称:“尽管澳洲国境关闭,但鼓励非法移民的拉动因素依然存在。”
在被问及这一计划是否会鼓励更多人违反移民法时,从政前曾担任移民律师的科纳汉议员表示,应该首先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
 
科纳汉的选区内有不少浆果及香蕉种植者,他指出“(非法劳工)就在这里,我们为什么不能正视他们并拨乱反正呢,否则我们就是故意视而不见。”
相关行业的工会对这个计划的意见不一。联合工人工会(UWU)表示支持,但右翼的澳洲工人工会(AWU)虽然认同有问题,但不认同解决方案,认为“大赦”会剥夺澳洲本地人以更高报酬获得工作的机会。
 
但包括维州农民联合会的主席在内的一些业界领袖,也都支持大赦非法劳工。

FEATURED ON